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一品女婿

时间:2019-05-07 09:30:30来源:百田阅读

一品女婿小说

《一品女婿》楚萧姜初影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一品女婿》讲述了楚萧姜初影跌宕起伏的故事,一品女婿楚萧姜初影小说节选: 噢!好!空姐急忙应了一声,这男子看起来就像是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明显是非常厉害的病,他竟然说是老毛病了? 这种场面她可没有经历过,伸手哆哆嗦嗦地向他的兜里摸索过去。 很快,她掏出了一个橘黄色的小瓶子,上面没有任何标识,打开盖子的那一刻,那空姐惊了。

《一品女婿》楚萧姜初影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一品女婿》讲述了楚萧姜初影跌宕起伏的故事,一品女婿楚萧姜初影小说节选: 噢!好!空姐急忙应了一声,这男子看起来就像是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明显是非常厉害的病,他竟然说是老毛病了? 这种场面她可没有经历过,伸手哆哆嗦嗦地向他的兜里摸索过去。 很快,她掏出了一个橘黄色的小瓶子,上面没有任何标识,打开盖子的那一刻,那空姐惊了。

《一品女婿》精选章节:

紧急情况,紧急情况!有乘客突发疾病,请在座有医护经验的乘客帮忙协助治疗!

晴朗的万米高空之上,急促的广播声在一架空客A380客机内突然响起,惊醒了不少昏昏欲睡的人。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约摸二十多岁,眉清目秀的男子,此刻正紧紧地捂住胸口,眉头也紧紧地皱在一起,看起来非常痛苦。

一旁的空姐手足无措,俏丽的脸上满是焦急:先生,你怎么样了,请坚持一下!

说着,就要上前去试图抚慰他。

不用叫医生了!只是胸闷气短,老毛病了!楚萧忍着痛苦,摆摆手说道,我兜里有药,把它拿出来就行了!

噢!好!空姐急忙应了一声,这男子看起来就像是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明显是非常厉害的病,他竟然说是老毛病了?

这种场面她可没有经历过,伸手哆哆嗦嗦地向他的兜里摸索过去。

很快,她掏出了一个橘黄色的小瓶子,上面没有任何标识,打开盖子的那一刻,那空姐惊了。

这药丸……呈紫黑色,一颗颗足有玻璃珠那么大。

先生,是这药吗?

她担心地问道。这事她可不敢冒险。

是,把它给我!楚萧捂着胸口说道。

她不敢再怠慢,赶紧倒出一颗,塞到了他的嘴里。

一颗药丸下肚,没过多久,楚萧脸上痛苦的表情缓解了不少。可是脸色苍白,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珠,就像是大病初愈一样。

楚萧长叹了一口气,闭起了眼睛,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胸口还在剧烈地起伏。

先生,你……还好吗?看着他这个样子,那空姐握着小拳头问道。在确认乘客没事之前,她可不敢擅自离开。

我没事了!谢谢,你去忙吧!

楚萧抬眼看了一下这名空姐,只见她穿着标准的航空公司制服,身形高挑苗条,双腿并拢在一起,遮掩不住的高傲胸脯上,胸牌上写着周雨薇三个字。

她的额头上全是汗,刚才还是她观察细致,发现了自己发病的时候。要不然,这病痛还得折磨他一会。

周雨薇确认楚萧没事了,应了一声,这才准备转身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就在这时,机舱内突然一阵剧烈的颠簸。乘客们桌上的食物直接飞了出去,颠簸越来越厉害,整个机身看起来仿佛会随时散架一样。

妈呀!

怎么回事啊!

一时间,众乘客一阵惊呼,吓得纷纷蜷缩在了一起。脸上的表情写满了惊恐,和绝望。

难道,他们这么倒霉,竟然遇上了空难?

而正要离开的周雨薇穿着高跟鞋,更是站立不稳,随着机舱的颠簸,她再也坚持不住,一头就栽倒在了楚萧的怀里。

那一刻,半昏半醒的楚萧,才体验到了什么叫做温香软玉了!

周雨薇整个人倾倒在他身上,胸部紧紧地压着楚萧的胸膛,可是没有发生任何形变,这是真的有料啊!

她的头离楚萧只不过几寸之遥,发丝间的缕缕香气,钻入鼻孔,令人心旷神怡。

各位乘客请放心,这只是遇上了气流,请大家不要惊慌,很快就好了!

这时,广播里传来了机长的声音。

果然,话音刚落,飞机穿越了云层,渐渐恢复了平稳。

不好意思!

周雨薇满脸通红地撑着椅子扶手,想从楚萧身上爬起来。

兴许是刚才惊吓过度,她努力了几次,都没有办法站起来。

楚萧一笑,轻轻地扶着她的纤腰,将她给托了起来。

谢谢!这亲昵的动作,让周雨薇脸上的红晕更深,长到二十岁,还没有哪个男人抱过她的腰呢。

羞涩之下,她话语声如蚊蝇,头低下去,也不知道对面的男子是否听到了。

举手之劳而已!楚萧看着还留有余香的手,笑道,刚才你帮我,现在我帮你,合情合理!

周雨薇脸上的神色恢复了镇定,再看向楚萧,发现他脸上镇定自若,就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倒是机舱里的乘客,大多数人像是惊弓之鸟,半天还没反应过来。两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阵骚乱过后,空姐们迅速开展工作,对乘客进行道歉和安抚。大多数人都表示理解,安抚工作有序地进行着。

楚萧看了一眼周雨薇的背影,正要闭上眼睛休息一会,突然一阵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不接受什么狗屁安抚,我只要你们公司赔偿道歉!

楚萧定睛看去,一个光头的中年男子大声叫嚷着。旁边站着的人,正是周雨薇。

先生,很抱歉,刚才飞机是遇上了气流,这个是没有办法……周雨薇小心地说道。

我不管!光头男子斜着眼睛在她身上上下打量了一圈,视线停在她的胸脯之上,我这身衣服可是阿玛尼,阿玛尼你知道吗,很贵的,现在全被茶水给打湿了,你们必须给个说法!

要不然!我就跟你们耗到底!他情绪激动地说道,眼神依旧不老实。

机舱里的乘客都看不下去了,纷纷窃窃私语起来,这人未免也太无理取闹了,可是那光头男子看起来凶神恶煞的,脸上还有一道疤,一看就不是一个好惹的人,没有人敢上前制止。

而周雨薇没有料到这人这么难缠,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时候,光头男子看着她,突然笑道:你叫周雨薇是吧,我记住你了。今天,你们不仅要赔偿,你还要为服务不周当面给我道歉!

说着,突然伸手就像她的胸牌上袭去!

这意图太过明显,表面上是想夺胸牌,实际上却是想对她袭胸!成不成功,对他来说都不亏!

这一幕太过突然。很多人都惊讶了。就连周雨薇自己,完全没有料到这一出,眼看着他的咸猪手已经近在咫尺了。

啪!

就在这时,一声清脆地响声,瞬间让空气安静了下来。

什么情况!

众人纷纷看去,只见光头男子捂着自己的手,满脸的不可思议。

而他面前,站着的,竟然是刚才那个突发疾病的男子!

奇怪,他是怎么做到的!

他的座位离这边足有七八米,只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他怎么就出现在了光头男子面前?难道他还有瞬移的超能力不成?

楚萧不理会周围诧异的目光,拉过周雨薇的手,将她护在身后,冷冷地看着光头男子。

臭小子,多管闲事,你找死是吗?光头捂着发痛的手,禁不住怒骂道。

他刚才可是盯上周雨薇很久了,面前的大堆食物,都是他点名要她送的,就是想创造机会。这人敢坏自己的好事,简直是该死!

敢当众耍流氓,还有王法么?楚萧冷冷地说道。

王法?老子就是王法!光头大喝一声,突然挥出一拳,就向楚萧的鼻子上砸去!

身后的周雨薇不禁惊呼一声!

而下一秒,她就看到,楚萧只是轻轻地一拨,一挡,就化解了光头的攻势。随即反手一扣,只听咔嚓一声,光头整个手成了九十度,痛得大喊起来。

你,你刚才不是发病了么,怎么可能……

他万万没有想到,刚才看起来还一脸虚弱的楚萧,这时竟然能在一招之内把他控制住?这等实力,还真不容小觑!

你不知道的事多了。楚萧嘴角一咧,老老实实地坐着,再敢乱动,信不信我把你从飞机上扔出去!

这话掷地有声,光头瞬间就胆怯了。可是,强烈的不甘心让他继续说道:我这衣服,可是名牌,弄坏了,连个交代都没有吗?

这话一出,刚刚放下小心的周雨薇,又紧张了起来。

名牌?

楚萧看着他身上的衣服,突然上前,将他的衣服刺啦一下,竟然直接扯碎了!

你干什么!弄坏我的衣服,赔钱!光头男子大声道。

你这衣服,压根就不是什么阿玛尼,也就是个高仿货,不值什么钱!

楚萧淡淡地说道。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光头眼色一变,说道。

阿玛尼西装是百分百羊毛制造,你看看这件,配料里还有涤纶?你拿这个来碰瓷?

楚萧拿着衣服上揪下来的水洗标,淡淡地笑道。

乘客当中,有人已经忍不住发笑了。

再说了,能穿得起几十万一件的西服,会跟我们一起挤经济舱?

楚萧缓缓地继续说道。

这最后一句话,如同暴击!

光头这下彻底焉了,碰瓷失败,打又打不过,只得认栽。要不是现在在飞机上,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众人这才明白,刚才他为什么要把衣服撕碎了,敢情早就知道是假货了。

周雨薇的眼神里,也闪烁着小星星。可是手头上现在还有工作,不然真得好好感谢一番。

解决完这一切,楚萧不再看那光头,径直回到了座位之上。

经历了刚才的事,他睡意全无,拿起一本杂志就看了起来。

半小时后,飞机缓缓降落在了机场上。

江城市。

他走出机场,抬头看着航站楼大大的几个字,心里感慨万分。

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总算是又回来了。

过往的回忆又一幕幕地涌上心头。

他年少成名,立下了赫赫战功,以二十岁的年纪,就成了华夏最高等级特战队的队长,在军中可谓是明星一般的人物。不出意外,前途将是一片光明。

就这样离开了自己最熟悉的沙场,实在是迫不得已。可是,自己一向骁勇善战的狼魂特战队,在一次秘密行动中,突然遇到了大批敌人的伏击。

仓促之下,他们奋起反击。可敌人明显是有针对而来的,什么重武器都用上了。

二十人的小队,最后成功撤离出来的,只有两三个人。其它人,全阵亡在了那片热带雨林中,连尸首都没法收回去。

作为队长的自己,也是身负重伤,吸入了致命毒气,留下了后遗症。需要长期服药来控制。

他本来想向首长请示,立即报仇雪恨。可是首长以他需要休息静养之由,拒绝了他的请求。也没有另外安排任务。

热血的他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冷处理,一气之下,楚萧打了个报告,直接就只身一人,回到了江城市。

喧闹的声响把他拉回了现实,楚萧叹了一口气,穿过了拉客的出租车司机,大跨步就向前走去。

这时候,一双冰凉的小手突然拉住了他。

楚萧回过头一看,竟然是刚才的空姐,周雨薇。

你怎么跟过来了?他不解地问道。

此时的她,换了一身便装,显得特别青春洋溢。微风吹拂下,几缕发丝粘在唇边,格外动人。

而周雨薇并没有答话,只是拽着他说道:你跟我来一趟,敢吗?

言语间,充满了挑逗的意味。

这一瞬间,楚萧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挑衅。如果将她神色里的含义解释出来,就是,你敢不敢?

他想了想,眼睛微微眯起,嘴角掀起了一抹淡笑……

周雨薇拉着楚萧,径直走进了一间洗手间。反手就关上了门。

狭隘的空间里,温度急剧上升。充满了迷情之意。

她的呼吸变得急促凌乱了起来,本来做出这个决定,就已经是鼓足了莫大的勇气。

只是,空间狭小,她被挤在里面动弹不得。清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慌之后,樱唇微启,隐隐开始有了一丝期待……

半个小时之后,隔间里才恢复了正常的温度。

周雨薇双手趴在隔板上,喘着气,头发早就被汗水打湿,凌乱地贴在脸上和肩膀上。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

楚萧有些抱歉地说道。他本以为这空姐只是为了报恩,结果她竟然还是第一次。

周雨薇摇了摇头,轻倦的美眸之中,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狂风暴雨之中。

外面人来人往,不知道刚才经历了怎样的极度紧张,压抑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这让她不禁后怕起来。

没事。我走了。周雨薇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就要走出去。

不留个联系方式吗?楚萧心里觉得有些过意不去,追问了一句。

你只要记住我的名字就行!周雨薇恢复了冷静,头也不回地走了。

看着地上的一抹淡淡红色,楚萧不禁摇头叹息了一声。

真是个奇怪的人!

说着,也抬腿离开了。

走到远处的周雨薇突然停了下来,看着楚萧的背影,仿佛要把这背影记在心里一般。

她知道自己这个决定,太过于鲁莽。只不过,这是她对家族里做出的抗争,她可不想做什么政治婚姻的牺牲品!

尤其是,她接受不了和一个满身铜臭的纨绔公子过一辈子!

从家里偷偷逃出来做空姐,还专门选了环球航线,只是为了摆脱家里的束缚而已。能有多远,就逃多远。

……

楚萧走出了机场,拦了一辆车,坐在后座上,从贴身的包里拿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有些泛黄,上面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背靠着栏杆比着剪刀手,身后是一片大湖。

俏丽的脸蛋,完全是一个美人坯子。

十年过去了,也不知道这小女孩长成什么样了?

楚萧干笑一声,重新将照片收了起来。

这就是他回到江城的原因。

还在军中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一个娃娃亲,是两方的爷爷从小就指腹为婚的。这张照片,就是他们唯一的信物。

只是多年过去,一切已时过境迁,而且,照片上的这个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女孩,他可从来没有见过一面。就算是她当面站在自己身前,也未必认得出来。

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看到来电显示上什么都没有,皱了皱眉头,接通了电话。

你怎么回江城了!耳边响起了一阵温柔的声音,关心里却又透露着一丝愠怒。

对,我是回来……结婚的!

楚萧想了想,开口说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一声叹息之后,很久,才缓缓开口道:是吗,那……祝你幸福!

不等楚萧说话,对面先把电话挂断了。

楚萧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么说实在是情非得已。

可是,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断了她的一切幻想。

打来电话的这个人,叫沈慈,身份显赫,家族背景在整个军中都是数一数二。

而他对军中的一切早已心如死灰,不想再去接触任何相关的事。

自然,也包括沈慈在内。

一番感慨之后,车子缓缓地在一座别墅群门口停下。

顾峰下了车,看着那些联排别墅掩映在一片绿树葱葱里,远处的湖面,波光粼粼。这是江城最贵的别墅群,住在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

如果地址没有错的话,那就是这里了。

他想了想,抬脚就向大门走去。

站住,干什么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就乱闯!保安见有人走过来,赶紧伸手拦住。眼神里充满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