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赵凌月轩辕冰

时间:2019-02-11 19:30:43来源:百田阅读

赵凌月轩辕冰小说

《第262章 出逃被俘》出自菲我红岩的小说《赵凌月轩辕冰》,《赵凌月轩辕冰》无错版章节《第262章 出逃被俘》免费阅读就到在线小说网。

底下人得了吩咐,原本就清净的小院愈加没有了人,手脚勤快的做好手头的活便退至院外候着,仅留一名丫鬟在偏房等候差遣。

原先是轩辕冰为了和赵凌月单独相处而下的命令,此时倒便宜了赵凌月行事。

赵凌月身上并无银两,此去凌轩国路途遥远,没有钱可不行。只是赵凌月在房内翻箱倒柜的也没找到一个子儿,懊恼的坐在床上,忽然视线飘向梳妆台。

精致的梳妆台上放着几个首饰盒,里头有胭脂水粉,也有钗环镯子,平素因着赵凌月不喜打扮,这几个首饰盒也就形同虚设。

赵凌月打开首饰盒,胭脂水粉撇一边,只看那做工精致,样式新颖,一看就价值不菲的首饰,顿时双眼发光,开心道:“哎呀,这下上路的盘缠有了。轩辕冰啊轩辕冰,我可不是偷啊,这些就当我找你借的,以后一定还你。”

可惜,没法全部带走,否则行动不便,赵凌月只挑了几样方便携带看起来又昂贵的首饰塞进怀里。

午膳时赵凌月已经从丫鬟口中得知这座宅邸大抵的院落分布,知晓靠近街道又离自己最近的院落在哪个方向。

赵凌月轻轻的推开窗,也不走门,更加不能走院门,有人守着这件事赵凌月还是知道的,直接跳窗来到和隔壁院子接壤的一道墙。

抬头看了看,不是特别高,不过是阻隔院落的一道墙,当然不会特别高,但是要翻,还是有一定挑战的。

赵凌月左右看了看,没有可以垫脚的,只好再爬窗回房搬了个矮墩出来,这才翻过了墙。

出了自己的院子,接下来就好办多了,本来就没多少下人,又都集中伺候赵凌月,其他地方更加少人。

赵凌月小心翼翼的倒也轻松就抵达了临近外街的院子。

这个院子似乎无人居住,虽然没有衰败,但也有些杂乱,于是赵凌月很容易就在墙角找到一个垫脚的箱子。

眼见赵凌月就要翻墙出去,隐在暗处的影卫很是为难,这阁主夫人一看就是要潜逃啊,是吧是吧?

要不要禀报?

为了不暴露,影卫决定按兵不动,总之以保护赵凌月为第一目标,沿途留下记号便是,阁主想必很快就会发现人已经失踪,届时循着记号就是。

落地的赵凌月循着人声走出这条幽静的小巷,逐渐接近街道,鼎沸的人声越来越大,似乎是一条繁华的街道。

一出街道,赵凌月未走几步,就发现聚集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有些多。

摸了摸自己的脸,赵凌月才想起自己忽略了这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如此招摇可不好,赵凌月快步走着,直接钻进一家成衣店。

店面不大,仅有一个掌柜和一个年轻的伙计,一见这么貌美脱俗的女子进店,小伙计直接看呆了眼。南疆人轮廓较深,女子五官很少有赵凌月这般精致秀美。

掌柜的到底阅历多些,很快回神,忙踢了伙计一脚又亲自上前招呼着:“这位姑娘,这边是本店最新的款式,保证您穿上后一定美艳动人。”

掌柜所指均是南疆服饰,倒也别有一番风味,但是赵凌月却摇了摇头:“我不要这些,掌柜的,给我拿一套男装,要凌轩国的男装,有没有?”

掌柜自然能认出赵凌月不是南疆人,可入乡随俗,以前也不是没招待过外来女子,都愿意买一两套异国服饰来尝个鲜。

没想到,这个女子倒好,不买也就罢了,还要男装。

“没有?那我去别家。”赵凌月见掌柜迟疑,以为没货,也不为难,转身就要走。

掌柜连忙挽留:“诶诶,别走啊。有!我们这正好就有几套,只是买的人少,正收在库房呢。”外国服饰不好卖,进货后压根无人问津,掌柜的还好一阵后悔,这都放库房有段时间了。

这下有人买,赶紧就让伙计去拿出来给赵凌月挑选。

样式一般,布料也不多华贵,不过正和赵凌月的意,随手捡了一套祥云滚边的白色男装就去换上。

赵凌月将发丝盘起,一半披散,又随手沾了点墨水将眉毛描粗,没一会儿,一个绝色少女摇身一变成为一个翩翩佳公子,少了柔美,多了一分英气。

从怀里摸索着掏出一对最小巧的耳环扔给掌柜,赵凌月潇洒的说道:“本公子没带银两,就用这个付账,不用找了。”随后大步迈开,霸气的离开。

伙计有点目瞪口呆的看着完全没有一丝女态的赵凌月背影逐渐隐没在人群中,手上还捧着那对耳环,讷讷问掌柜:“这……”

掌柜一把抓过耳环,凑到眼前仔细看了看,大喜,虽然不知道具体价值,但是买下店里所有的成衣都不成问题啊。

掌柜和伙计的表现,赵凌月自然不知,变装后虽然依旧有目光,但是已经不那么引人注目了。

只是走着走着,脑中好像有什么画面闪过,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来,可还未抓住就消失。

赵凌月摇了摇头,无暇多想,要趁天黑前赶紧出城,于是加快脚步,先去当铺将首饰全部典当,换了好几张银票和一些碎银子。

出了当铺的赵凌月没有发现,街角有人已经注意到她。

“你确定那人当真是赵凌月?”乌木齐忍不住倾身向前问道。

底下那人单膝跪地,头低着,很肯定回答:“属下肯定,赵二小姐换了男装,面相稍有调整,但是眉目依旧可以辨认,属下绝对不会认错。”

乌木齐大喜:“好啊。这次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本王不接纳不就说不过去了嘛。”忽的一顿,“轩辕冰呢?她身边没有其他人?”

“属下查探过,只有一名暗卫随身保护,并未见过摄政王或是其余人,而且,依属下观察,赵二小姐似乎有意避开他人,应是一人行动,看方向,好像要出城。”

这可稀奇了,乌木齐摩挲着下巴思索着,难道这是轩辕冰那人的诡计,意图用赵凌月将自己引出来?

乌木齐又摇摇头,将自己的这个想法推翻,不会的,以轩辕冰的骄傲以及对赵凌月的在乎,不会拿女人来做饵。

那么,轩辕冰怎么会放任赵凌月一人出城?这是轩辕冰的意思还是赵凌月擅自的行动?

乌木齐百思不得其解,禀告的下属恭敬的低头跪着一动不动等待其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