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夜来客【1 / 2】

叶锦忠存疑惑,太医临走交代话,便:“吧,眼初云病,受刺激。”

“父亲……儿脸办?若解药,毁容!”叶初雨脸担忧

眼睁睁毁容,待云儿醒问清楚。”

,叶锦忠定及待叫醒叶初云,叶初雨找解药。

殿,因叶初云遭受公待遇,显已经惹皇帝快,皇帝与叶初云表姐向亲近,叶锦忠节骨眼区区罪皇帝。

叶锦忠,叶初雨愤懑。

“爹,等啊!”叶初雨望叶锦忠离背影,满脸委屈抱怨叶锦忠却回。

“二姐,爹叶初云呀!”叶初雨气攥紧拳头,双眼睛愤愤方。

叶初雪皱皱眉,察觉劲,父亲叶初云态度已经转变。

……

夜半分,叶初云终缓缓坐身,望四周。

药效虽已经羸弱,必须锻炼,尽快将身体素质锻炼回,否则光具羸弱足够拖死

,窗外忽阵轻微轻浅脚步声

叶初云皱皱眉,却躺回,装沉睡

房门被阵凉风门外吹

脚步榻旁驻足,席卷阵凉,传递空气,让叶初云端感觉紧张。

“谁??”温软虚弱嗓音帐内传,隐约单薄肩膀,似朝外

帐外脚步顿,似乎很惊讶呆,快速扔,转身窜门外。

叶初云望消失门外身影,直任何静,翼翼,将门关,靠门长长舒口气,走回榻旁,将落被褥瓷瓶

……补药?”叶初云医药精通,稍稍闻便知瓶何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页面更新于2020-12-21 00:5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