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调离【1 / 2】

可大可小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百田阅读www.366bt.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晚,谢玉轩刚春风楼久,肖梓颜疾步迎

谢玉轩暗暗奇怪,肖梓颜平常包厢,今何?

肖梓颜轻声:“玉轩哥哥,爹爹吏部尚书赵汝愚、知閤门韩节夫。”

报信,肖云,点名见谢玉轩,担忧,怕肖云怒。堂堂通判,竟春风楼掌柜,听。

谢玉轩:“。”

肖云春风楼,主尝尝春风酒。

春风酒,早名满临安城,谁low

“见肖通判、韩知閤门赵相公。”

谢玉轩包厢肖云韩节夫正围微胖长须吏部尚书赵汝愚。

南宋“相公”,思,原本专指宰相,高官使三品贻笑

赵汝愚吏部尚书,正经二品,完全配“相公”称呼。

赵汝愚望谢玉轩,敢置信:“谢玉轩谢干办?”

谢玉轩非常轻,且显俊秀儒雅,怎连破几桉呢?

谢玉轩双抱拳:“正,见赵相公。”

赵汝愚问:“酒,?”

方喝春风酒,几十酒鬼,旦尝春风酒,喝别

哪怕临安谓十佳酿,喝跟水,完全滋味。

谢玉轩谦逊:“胡乱搞,请赵相公指正。”

赵汝愚,历史宗室,宋太宗赵光义八世孙。

跟韩节夫两孝宗死绍熙内惮,直接光宗皇帝赶位,让嘉王赵扩宁,宁宗。

赵汝愚宁宗担任右宰相,真正“相公”。

与韩节夫分扬镳,,目很近,宗室,韩节夫外戚,身份差。

赵汝愚赞叹:“清亮透明,清芬甘润,实乃甘酿。谢干办实属假。”

韩节夫笑:“谢干办酿酒,做蛋糕,次给蛋糕,,全府称赞。”

肖云谢玉轩眼,满脸欣赏,微笑:“酿酒,做蛋糕罢,。”

谢玉轩七品宣德郎。

韩节夫:“书省纵火桉名主犯齐志远已经缉拿归桉,谢干办很漂亮。”

谢玉轩:“齐志远许提点抓点份内。”

韩节夫问:“谢齐志远身吗?”

谢玉轩微笑:“刚才赵相公吗?齐志远书省纵火桉名主犯。”

齐志远身问题必问。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