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六章 钓鱼执法 2【1 / 3】

九六章钓鱼执法2

,气死

候,每候。

候尊重别舒服尊重别倒霉被万理解

东安卫参将买官富商王爷,连酒端。酒席连房间

给周延儒送礼张启

房间南直隶泰州泰宁侯陈珪十四代孙宁侯陈延祚。

宁侯陈延祚启五袭爵,今二十、二岁纪。冠玉,身锦袍,唯独腰凋刻白泽佩玉显示侯爷身份。十四岁段纯熟。

侯爷,咱早等吧。”张启

“思宁,回南直隶吧?”陈延祚喝口茶,宛张启问话。张启南直隶边十几代侯爷钱财比较少,爵位相比较低。货始终按照位置觉性,。思宁字。

侯爷,六次处理完应城伯袭爵京城,各直给耽搁。”

陈延祚冷笑声。怎长进,真京师做原本啊,居聪明,完全听思。

“六啊,本候直隶河豚。,离念南直隶食啊,。”

“…………”

冷场,陈延祚竟句捧场话。

陈延祚觉劲,继续。吧。什侯爷选择控制气氛,张启控制节奏

张启头雾水。,怎老气横秋侯爵,伯爵。虽等级,酸什河豚吧。

更何况,南直隶误解?

破玩儿京师南直隶骄傲劲。

张启已南直隶世居。,遇见南直隶世候,京师话。

,谁乎啊。

房间奇怪氛围。陈延祚坐喝茶,越喝越觉茶澹。张启摇头晃脑,却其乐穷。

刻钟,陈延祚先破防,砰声将茶碗盖

“四海酒楼谈,南直隶店被?”

“思宁!”

“嗯?嗯,侯爷,刚才走神,您?”张启谎,刚才口袋五万两银票买点什?钱该怎花。像迎春苑江南瘦马错,五万两银够。五万两银,安置外室钱。

京师太贵

陈延祚,张启头脑已经三十握拳,松握拳,怒气值已经攀升。

“四海南直隶掏银南直隶四海店,,谁给底气?”

嘿,张启兴趣,让南直隶侯爷陈延祚吃瘪,张启兴趣。

三趟,,京师带,侯爷南直隶给您砸,您嫌受累,随便砸。”

“嘿……”

陈延祚点麻爪。点横,理。京师氛围点祖荫南直隶,点麻烦。路先锋,背锅侠。真正便宜谁。

点奇怪。奏折全部留,让清楚。底线

,既已经张启吧。

做,南直隶带茶,尝尝。”

南直隶,离抱团群,陈延祚似乎点孤单。京城,体呼啸南北乐趣,似乎。让京师趣。

张启句话,咧咧,随杯,嫌烫,嘶嘶哈气喝完,耳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页面更新于2022-09-26 06:2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