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我心里也有你啊【1 / 2】

《与君共赏边关月》转载请注明来源:百田阅读www.366bt.com

京城。

舒帝完北部送急信,惨白,六神:「怎……怎……」抑制颤抖,慢慢放信函。

韩启见舒帝色慌乱,便已猜二三,连忙:「陛,项将军习武直,真传,若惹毛赫敕琉方,倒。」韩启顿顿,:「初臣侄儿韩桢,军营门口丢命,欺臣乃介文臣,命关随便几句话……全靠咱将军,若庇护,谁敢啊?」

舒帝狠狠攥信纸,气急:「矛盾弄,赫敕琉王才管,将朕与项居安分吗?!,朕绪澧,项居安重臣,此番北部项居安项居安……分明!」

「陛番话。」韩启步,凑近舒帝禀:「臣亲趟赫敕琉,再跟王室,您与赫敕琉王见,赫敕琉与绪澧交先帝关系甚,臣觉赫敕琉王,真攻打绪澧。」

舒帝激:「!韩爱卿错!父皇候与赫敕琉王关系父皇做什先见。」

韩启:「,臣身赴往赫敕琉!」

韩启离殿,舒帝抓头,恼极才将桌信函连带沓奏折扫落,咬压低声音:「项居安……给朕做!」

边关雪越,连,似乎

昼夜战火未停,江缨项居安轮流,军营顾及东部突破口,提防真愚,若非关头,项居安便召贺兰阑等支援。

江缨浴血奋战整夜,回亮,外气寒冷,走进门,铠甲残雪。

此处驻扎营,应项居安求,军驻扎烟江长廊往西南处五处,方宽敞伸脚,二门口

江缨项居安打,才刚进门,项居安拿崩霜刀,江缨口吞几口热酒,:「点。」

项居安停脚步,转头笑笑,:「怕什边关驻守哥啊?」

江缨点点头,:「已,谁敢啊。」继续喝几口酒,外项居安踩声音,咯吱咯吱,声音逐渐听,江缨才疲惫

随便扔条毛毯,江缨皮毛,暖暖,冻僵身体逐渐知觉。

几口酒肚,江缨使劲摇摇头迫使清醒,两军交战江缨麻木

办?

眼睛快睁问题

「缨,缨……」

江缨名字,,直确定屋外确实才走

雪覆盖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