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还有谁?!【1 / 2】

校场,黄土飞溅,烟尘漫,两匹高头马正并驾齐驱,两根长棍或劈或刺,引周围片叫声。

声暴喝,李允熥左持棍,探长身,死死拽住即将逃坐骑马尾,随即右长,拎住裤腰带,将其挟

啊,绑!”

观战部分高声喝彩,另部分吭声。

今儿李允熥难松松筋骨,校场见趋马练,立即掺,刚始谁敢玩真,惹李允熥,连续打趴终惹丘富长丘松……次更惨,被擒活捉

李允熥兴高采烈催马转,高喝声,“谁?!”

远处刘璟幕,真脸……陛,您装傻充愣燕王装病水平差啊!

?”

耿璇:“陛勇武,早闻名金陵……”

……朕败将!”李允熥耐烦挥挥长棍,点轻武将,“别将朕搜,快马!”

“文弼兄,!”

被点名位英武嘴唇催促匹马,选根长棍,“陛,臣。”

“姓甚名谁,报,朕辈!”

旁朝孙辈笑高呼:“陛,此燕军将张玉长张辅。”

李允熥趋马急奔,嘀咕,张辅,

李允熥武英殿睡觉,耳朵书舍杨应,更何况三省,内阁,任何诏令李允熥亲盖印

,什

,徐氏顺利解决兵部尚书缺,李允熥馊主……徐辉组弟弟徐增寿任兵部尚书。

难题解决,终徐辉组阶段,因许诺给燕王诺两公,三侯爵,五伯爵早李高炽、李高煦明争暗斗。

掌控部分兵权李高煦咄咄逼已经继承燕王位李高炽让步,两武英殿简直吵翻……吵李允熥次脾气,让朕睡觉

徐氏,才定封赏,

公分别公丘富,公李

侯爵分别保定侯孟善,隆平侯张信,镇远侯顾

伯爵分别安平伯李远,襄城伯李浚,应城伯孙岩,新昌伯唐云,率水师投降平江伯陈瑄。

李高煦,三侯爵依附李高煦,五伯爵依附李高煦……李高炽辙啊,因兵权父亲李棣,直接导致影响力比较薄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页面更新于2022-05-27 08:3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