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密不可泄【1 / 3】

李允熥,本走,徐氏坚持将其留,听李高炽、李高煦禀报。

,因李允熥场,货很内,李高炽承燕王位,李高煦亲王……徐辉组倒方孝坚拒。

李高煦愤怒,李允熥问:“老九,干嘛老头?”

李高煦哼声,“仇?”

“废话,、齐泰、方孝怂恿皇兄削藩……,灭藩!”李允熥骂句脏话,随即眼徐氏,才继续:“架,唾方孝脸唾沫……”

“灭藩,灭藩,陛。”李高炽苦笑:“早北平,力劝父王,苛待方孝。”

听啊?!”李允熥啧啧:“货文,拉拢党羽倒干掉……夺位麻烦很。”

“咳咳咳咳咳……”徐氏忍力咳嗽。

李高炽李高煦嘴角抽搐,太肆忌惮点!

“母妃……”李高煦懒搭理,问徐氏,“孩儿哥相争……”

,老肯定继承燕王位,难高阳郡王?

徐氏沉吟,解决其实难,强若朝文臣群,难免难堪……方孝文官威望很高。

“四婶?”李允熥探头,“……侄儿打头阵吧?”

徐氏犹豫,李允熥干脆利索:“老九,挑号吧。”

“秦……赵。”

,秦王二叔号,三哥呢,封赵王吧。”李允熥念叨几句,“老九,次七哥?”

愣头青,李高煦

眼李高炽神色,李允熥劝:“六哥,若四叔封老九亲王,?”

吧,神色,李允熥灰溜溜身,“四婶,转转,迟点陪吃晚饭。”

徐氏身相送,被李允熥强拒绝。

坤宁宫座庞花园,侧物园,占外省甚至外藩进贡珍奇物,李允熥逛圈,蓝孔雀。

坤宁宫膳,坤宁宫,终摆脱太监,李允熥随米粒丢进笼锦鸡窜,随口问:“呢?”

“驾鹤西。”习惯性躬常宽低低:“杨教授、王少监换方。”

李允熥听常宽声音哽咽,嗤笑声,转身扫眼四周,才低声问:“二哥遗体呢?”

“安置处。”

吗?

李允熥点怀疑,查吧?

“赵氏至少知晓五处……”

。”常宽迅速答:“此处吴王府内知晓。”

隐隐磨牙声音传,李允熥,感安置秘密据点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页面更新于2022-05-27 08:3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