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当真是他【1 / 4】

徐志穹杜阎君坐,听白悦山弹曲。

白悦山斯文,斯文斯文规矩。

首曲寒暄,等弹二首曲,才候。

“马长史,”杜阎君带笑容,“此败类,败类已经被铲除,梁显弘罪囚,

相瞒,门受昏君害者,数胜数,昏君狱,弟兄法交代,门真神更法交代。”

白悦山按住琴弦:“志穹,已经结,昏君罪业交给杜阎君吧。”

徐志穹缓缓低头,连声长叹:“白夫,杜阎君,二位,敢踏进阴司步。”

杜阎君愣:“?”

徐志穹抽抽鼻,含眼泪:“昏君罪业给弄丢。”

“丢?”杜阎君万分错愕。

白悦山愕:“尚峰,此儿戏!”

徐志穹抽泣:“哪敢儿戏,罪业确实。”

杜阎君皱眉:“怎且细!”

徐志穹:“浮州,受凡尘羁绊,趟骆怀县白石寨,见浮州知府高胜昌

做寻常太放,哪六品

五品,准备周全,各色机关层穷,堪堪

四品,三品,

幸亏相助,侥幸躲劫,却因此身负重伤。”

徐志穹解衣襟,露伤口。

白悦山伤口,咬牙:“狠毒兵刃!”

徐志穹接:“本已经却,谁知突黑衣,将昏君罪业夺走!”

“黑衣!”杜阎君怔,转,“身边既相助,却黑衣?”

,高及,追赶,却被拦住。”

白悦山诧:“拦住甚?”

见罪业,除判官修者,干系咱机密,知,因此,”此处,徐志穹泪落连珠,“湖涂,真湖涂!间,却铸错!”

白悦山默语。

杜阎君将信将疑。

“且黑衣?”杜阎君问

“身长将近八尺,身材清瘦,遮脸,见容貌。”

杜阎君问:“技法夺走罪业?”

徐志穹摇头:“技法,奇快,见近身躲闪,拔剑鞘,将衣衫划破,偷罪业,转眼便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页面更新于2022-09-29 13:3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