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好自为之【1 / 2】

章节若无法正常显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景逸陪木槿待,近候,磨磨蹭蹭,狱卒觉凉飕飕,惺忪抬眼似什,继续倒头睡。

尸毒散处,东西阴毒,除非,除此根本找

早饭,武韬问木槿,景逸细细遍,将木槿打算并告诉

知木槿仅安全,赖,武韬觉此计再问。

京城文房四宝店铺数胜数,赵排查,慢,将近酉获。

见景逸,隐暗处失望。

杜婉清确瞧见景逸救木槿,暗

早朝,星野报,杜婉清进宫,景逸冷眸泛寒,及待?

身玄色衣衫,执玉白扇,远瞧,既像夺魂魄阎罗,像临风

倚凤宫杜婉清聚贤茶楼谋害件。

“听像与木槿关。”

关?”皇茶盏顿,更加眉头。

“姑母,听府木槿像入京兆府牢,假。”杜婉清眸流转,像聊口。

,先土匪,命,京几安宁,真入逸儿府鸡犬宁。”

,谁知今消息,顿坚定让木槿入王府思。

杜婉清见姑母脸恼怒,微微笑。

“姑母,婉清呢?”

“表妹此言正合。”景逸冷冷撇,眸掩饰厌恶。

“儿臣参见母妃。”

“逸儿快,婉清?”皇语气善。

“表妹错,瑾儿确被牵扯命,眼京兆府牢狱。”

信。”皇笃定

、”景逸卖,嘴边挂笑,径直望杜婉清。

冤枉。”

冤枉近,毒。”杜婉清怕景逸木槿洗清罪名,急急

景逸眸似刀,惊怔,“怎知毒?”

觉察劲,

“姑母,逸哥哥,听府内,才知毒。”

“景逸纸张,募,“打。”

杜婉清身颤,慌张敢伸,眸惊惧安,清楚

。”景逸厉声喝,声音殿内似回声般,杜婉清跌坐

慌张拾,抬头眼泪横流,像惊吓。

“逸儿,底怎婉清。”皇身将杜婉清拉满景逸态度。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页面更新于2021-05-27 23:0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