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冥妆师

时间:2018-08-31 18:13:54来源:百田阅读

冥妆师小说

独家完整版小说《冥妆师》是冥十三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黎十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纸人将长剑抛回月黎,然后扛起我,就扔到了床上。来不及感叹纸人的粗鲁,这纸人也冲上了床,并排与我躺在一起。“要想活命,就不要乱瞧,等事了,也别乱说!”月黎一声冷喝,将写好字的纸挂在了床头,身子一跃,就如...

《冥妆师》 第三章 她也要嫁我 免费试读

纸人将长剑抛回月黎,然后扛起我,就扔到了床上。

来不及感叹纸人的粗鲁,这纸人也冲上了床,并排与我躺在一起。

“要想活命,就不要乱瞧,等事了,也别乱说!”

月黎一声冷喝,将写好字的纸挂在了床头,身子一跃,就如蜘蛛侠一般,紧紧贴在屋顶上,居高临下地望着我。

晃眼间,我看到空中月黎的身旁,有着另一个女人,正一脸诡异地盯着她,这个女人,居然与月黎面貌相同,只不过,却是一身黑衣!

我眨了眨眼睛,空中又只有月黎一人。

砰地一声响,房门被一阵风给吹开,撞在墙壁上,又反弹起来,砰地关上了。

屋子里边多了东西,多了一个女人!一个身穿大红嫁衣的漂亮女人!

是她!

看着这个女人,我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不正是我替其化过冥妆的女人吗?

现在的她,不应该是已经下葬,而灵魂却也应该是投胎转世了吗?

女人抬起头来,环目四顾,看到了屋内的喜字和红烛,以及那张写着我和月黎名字的红纸!

她伸出双手,十指的指甲已经长得老长,挥舞间,唰唰声响,她对面的墙壁上,出现数条抓痕。

“居然娶妻了?哼,你害了我,怎么可以还敢娶别人?你必须娶我,要不然,我怎么投胎?”

漂亮的女人成了鬼,再漂亮都是吓人的,随着她的冷喝声,她朝着我所躺的床走了过来。

可刚走了两步,啪嗒声响,她的一双胳膊以及一双腿,都在这瞬间掉落,她口中发出咆哮,张开嘴吐出腥红的舌头来。

舌头往前伸长,卷出胳膊和腿,又安放了回去。

女鬼再次前行,这一次速度更快,随着她往床边挪来,我床上所结的白霜也越来越浓,口不能言身不能动的我,有了生平第一次如此强烈的畏惧。

“月黎?哼,一个丑八怪,居然敢和我柳映兰抢男人!”

女鬼冷声喝斥,双手伸出,抓起了纸人,随着她双手挥舞,纸人被撕扯成了数片。

看着在空中飞舞着的纸片,女鬼这才感到上当了,口中一声惊呼,“什么?假的?敢骗我,找死!”

又是这样的冷喝声中,女鬼朝着我扑来。

女鬼扑向我的时候,除了口中的怒喝,还有带着的风声,风声中夹着冰冷的寒意,刮在我的脸上,让我痛楚难挡。

就在女鬼携着毁天灭地之势朝着我扑来的时候,屋顶的月黎挥着手中长剑,朝着女鬼袭来。

相比起女鬼所带起的动静,月黎不带丝的响动,她的动作极缓,明明是自己由空中坠下,却完全违背自然的常理,居然可以一点一点地缓慢降落。

在我的惊恐当中,柳映兰这个女鬼扑上了床,却并不是如对付纸人那般,她抓起了我,一番检查,确定我是真人之后,她双眼贪婪地打量着我。

“你是我的男人,今天我就要了你,你就随我一起去投胎转世,再世为人吧!”

柳映兰大叫着,将我又扔回到床上,她居然伸出手,就脱起自己衣服来。

就在这会儿,月黎终于是降了下来,手中长剑朝着柳映兰的头顶刺了下去。

“谁?”

柳映兰却还是感觉到了,就在长剑将要刺中她的时候,口中发出一声怒吼,而随着她身子这么一动,长剑刺入了她后颈的位置。

惨叫声声,柳映兰高高跃起,扑通声中摔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月黎冲上前去,拔出长剑,举剑就要再刺。

柳映兰却就在这会儿动了,身子紧贴着地面往前扑出,撞上了月黎。

月黎口中一声惊呼,身子被撞得飞了过来,啪地一声响,与我摔在了一起。

趁此时机,柳映兰身子还是紧贴着地面,滑飞而去,撞开房门,消失无踪了。

月黎压在我的身上,我有苦难言。

这时候,被月黎挂在床头的那张红纸飞了出去,被门外吹来的风卷着,吹向了蜡烛,一下子就引燃。

“糟糕!”

月黎口中一声惊呼,扑了过去,当她抓住红纸的时候,上边的字,已经完全烧成灰烬了。

月黎捧着那些灰烬,一脸的失落,她静静地站立在那里,望着这些灰烬,双眼很快泛红,有着泪花在她的眼眶里边转动着。

我走了过去,看着这个对着灰烬流泪的女人,不由自主不屑地哼了一声,“拜托,不就是一张纸,要不要我再送你几张?”

可是,我话音未落,啪地一声脆响,我的脸颊上传来痛楚。

我被月黎扇了耳光,这个小女人的动作太快了,响声之后,我才感到了痛。

捂着自己的脸颊,冲着月黎我嚷嚷了起来,“干嘛?有这必要吗?不就是一张纸嘛……”

这一次,我同样是话还没说完,月黎又扬起了巴掌,我下意识地往后一退,月黎红着眼睛,瞪着我,不满地嚷嚷着。

“流氓……**!”

月黎说完了话,转身就走,眨眼之间,她就消失无踪了。

摸着我自己的脸颊,不满之极,“我哪里流氓了?我哪里**了?我……我连你的手都没有牵到!”

真是生气,生平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扇了耳光,还被人骂了流氓、**!

就在我愤愤然声讨着这个女人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是馆长打来的,他告诉我,今天有一位九十岁的老妇人等着化妆,并且,今天正是她九十大寿,在一家开心准备生日的前一天,突然中风死亡。

从地铁来到殡仪馆,老妇人子孙们都在大门口等着我,因为是喜丧(寿高的人过世被称为喜丧),大家倒也没有太多的悲伤。

只是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能够将九十大寿过完。

他们一而再地让我帮化一个喜妆,让老妇人扭曲的面容能够改变,可以体体面面地离世。

得到了家属们的嘱托,我来到了殡仪馆里专门为我准备的工作间,换上了百布衣,先点了五根为一柱的香,放到了死者头部的位置,再燃上了一枝蜡烛,依着程序,脚踩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