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缘来一念起

时间:2019-06-12 18:20:30来源:百田阅读

缘来一念起小说

凤兮念最新力作《缘来一念起》带给您!该小说讲述了李青江霍屿的故事,缘来一念起凤兮念小说节选:我压根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吓得魂都要没了,明白肯定是和那蛇有关,当下就要质问,却张不开嘴,只好不停地朝它使眼色!

我压根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吓得魂都要没了,明白肯定是和那蛇有关,当下就要质问,却张不开嘴,只好不停地朝它使眼色!

它却瞟都不瞟我一眼,依旧控制着我往前走,没一会儿就让我停在了女鬼面前。

手被控制着抬起来的时候,它还假惺惺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柔声说:“别怕,你天生通灵,沉下心,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我骂死它的心都有了,就是说不出话。

挣扎着不想过去,但手最终还是不受控制地摸了过去,滑腻阴寒的触感,让我浑身都在发毛。

心底却涌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不由自主地,我竟真像那蛇说的,沉下心去感受了起来。

不多时我眼前的景象就发生了变化,竟然浮现出了一个以这女鬼为视角的场景,像看电影一样,很快我就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一时间,我心情复杂。

这时,徐诚正好修好水管出来,问我鬼的具体事情。

我叹了口气,说:“其实一开始你就想错了,你爱你老婆,你老婆也爱你。你因为她去世伤心,她也因为去世放心不下你,为了你放弃投胎的机会,选择留在你身边,看着你颓废,看着你求人教你做娃娃然后没日没夜雕琢出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娃娃,她心疼你,但她法力低微,无法现身,也无法主动进入娃娃里。

直到招魂给了她机会,她以为她可以通过招魂和你永远在一起了,结果你请的那位大师有名无实,不仅没有招到她的魂魄,还招来了一只专吸阳气的恶鬼。

恶鬼霸占了娃娃的躯体,用你老婆的身份和你在一起,每天吸食你的阳气,对于你老婆,则因她法力低微,阴气不多,所以懒得杀她,但你老婆每天制造动静企图引起你的注意,还妨碍它吸你的阳气,就设计让你把她当成真正的脏东西,让你去请大师,碰上有几把刷子的它就跑,等你老婆被解决了它再回来继续吸你的阳气,碰上装神弄鬼的,它正好等他们离开你家后就吸了他们的阳气,一举两得,还添了不少乐趣。”

刚才在浴室就是徐诚的老婆怕我受到伤害,两次叫我出去,结果惹怒了恶鬼,被恶鬼打伤,还被恶鬼卸了条胳膊啃食。

徐诚昏过去也是她做的,因为她怕恶鬼伤害徐诚,也怕徐诚知道我不是真的仙姑。

我一直以为鬼都是凶神恶煞无恶不作的,没想到接触的第一个单子就刷新了我的认知。

徐诚也在沉思,过了会儿,皱着眉头问怎么才能知道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那蛇递给我一瓶牛眼泪,让我交给徐诚,我按他说的话做了。

等看到徐诚和那女鬼进了房间里面长谈,时不时还传出又哭又笑的声音时,我的心情更复杂了。

“人有好坏之分,鬼也不例外,入道入的就是除恶扬善的道。和鬼打交道,除了多了灵异的力量,其实和人打交道也差不了多少。”那蛇忽然说道。

我点点头,打从心底说,对入道已经没有那么排斥了。

不过排不排斥归一回事,其他的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想起之前的事,怒上心头,指着它就道:“之前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们这种会法术的都喜欢控制别人!”

我实在是气,伸手指也是下意识为了增强气势,怎知它竟低头咬住了我的手指,吓得我立即就要缩回来,但没拉动,还听它笑着对我说:“放心,有我在,谁也控制不了你。”

它笑得实在是艳,说话的时候,舌头还时不时地撞上我的指尖,嘴角更是因为一直没有闭合而淌下些微晶莹的液体,颇为糜烂。

我本来气势汹汹的质问在他一连串的动作下完全变了味道,而且还将我胸腔里的那股子气都压低了不少!

意识到这一点,我又惊又怕,赶紧抽回手说:“有你控制我都觉得够恐怖了!”

特别是浴室里的那事,现在想想我都心有余悸。

怎知它又握住了我的手,还后退一步,轻轻落下一吻,虔诚又温柔地说:“你别生气,也别害怕,我刚才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不控制你,你肯定不会那么快过去,这样不就错过了徐诚问你的时间吗?你是学道的天才,我积累阴德、重聚内丹还得仰仗你,就算控制你,也是帮助你,保护你,而不是害你。”

“而且,内丹相当于我的第二灵魂,我能通过内丹控制你,等你入道强到一定程度,也能通过内丹反驭我,我是你的蛇啊,小主人。”

说这些话时,他一直弯着腰,低眉顺眼的样子,颇有一种它已经向我臣服的姿态。

我心神一阵荡漾,特别是它最后一句,引发我的无限遐想。

通过内丹反驭一只身为地府阴司的蛇妖,还被叫做小主人,想想就美!

然而接下来它满含深意的一句“不如今晚我就让你感受一下驾驭我的滋味”瞬间就把我轻飘飘的感觉打没了。

狗改不了吃屎,蛇改不了性淫,和它说话果然得随时做好被开车的准备!

我假装没听到,转移话题问:“我刚才按住那女鬼时为什么会看到那些东西?还有浴室里的那只女鬼知道我看得到她后,为什么会那么兴奋地说想要我的眼睛?”

那蛇似笑非笑地瞥我一眼,仿佛一切都看透了,不过到底没说什么,只是答:“我刚才已经说了,你是学道的天才,所以刚接触灵异就能看到这些东西,这种本事也叫通灵。通灵的人眼睛大补,最为鬼邪喜爱,那只女鬼躲在镜子后面,你却看得到她,她当然想要你的眼睛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学道的天才?”我奇怪地看向它。

它哼笑一声,细长的眼睛斜睨过来:“我为什么不知道?我要不是知道,你以为我会在嫁给我外多加一条选项,而且明确表示是让你入道而不是让你当我的弟马?李青,如果你不是天才,那你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