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娇妻太任性:席先生,离个婚呗

时间:2019-06-12 18:05:09来源:百田阅读

娇妻太任性:席先生,离个婚呗小说

迟禾池鱼最新力作《娇妻太任性席先生离个婚呗》带给您!该小说讲述了颜静之席璟臣的故事,娇妻太任性席先生离个婚呗迟禾池鱼小说节选:心疼的她没办法思考,原本以为她早已经被伤透了,却没想到她被伤的远远还不够。

心疼的她没办法思考,原本以为她早已经被伤透了,却没想到她被伤的远远还不够。

“不是我做的!”她坚持,“你要这样对我我也没办法,但是席璟臣,你不想知道真相吗?”颜静之在赌,赌席璟臣的想法。这个男人心机深沉的可怕,哪怕他们相处过三年,哪怕重新经历一世,颜静之到底还是不了解他,她只能赌。

席璟臣淡淡的视线落在颜静之的脸上,因为倒挂而充血的脸,还有那一双不甘的眼睛,他心口莫名被蛰了一下,不过很快便恢复了往常的模样。“真相我会去调查,而你……也必须承受这个结果!”

“席璟臣!”颜静之叫住他,愤恨的双眸狠狠的瞪着他,她花费了好大的气力才咬着牙一字一顿道,“我们来做个交易,我同意离婚,但是你必须还我清白。”

“离婚?”

席璟臣挑眉,扫了颜静之一眼,随即看向颜静雅。颜静雅急忙道,“妹夫,我姐脑子不清醒犯了错,这件事我们认下了。不过离婚的事情你可以考虑一下!”

“颜静雅,这里没你说话的份。”颜静之咬牙切齿,她感觉快要承受不住了,“席璟臣,放我下来,我们好好谈谈。”他不是不爱她吗?那么她就成全他跟沈鸢,这辈子她一定要逃离他们,离的远远的。

席璟臣微微抬了抬下巴,助理便吩咐黑衣人将颜静之给弄下来。

大约是掉的太久了,颜静之被放下来的时候站不稳整个人扑倒在地上,看起来狼狈极了。她倔强的爬起来,右脚被勒的红肿不堪,索性直接坐在地上,跟席璟臣面对面看着对方。

“我知道娶我非你所愿,所以我们离婚,但是前提是你必须给我一个清白,这件事真的不是我做的,我没有理由这么做!”她坐在地上,本身就比席璟臣矮一截。

席璟臣不说话,那双沉黑的眼眸中带着一丝微光,许久之后才起身走到颜静之的面前,微微蹲下来,一只手捏住颜静之的下巴,迫使她抬头与他对视。

男人菲薄的唇瓣轻轻勾起,“你觉得我想要离婚还需要跟你谈条件吗?”指骨稍稍用力,颜静之就疼的眼泪直往下掉,她却倔强的咬着牙,“但是我要是不同意,大不了鱼死网破,席璟臣你考虑清楚,席家要是出了一个因为被逼离婚而惨死的少奶奶,席家恐怕也不光彩吧!”

“你在威胁我?”席璟臣眼眸中带着光芒,那是遇到有趣事物才会出现的情况。他指腹磨蹭着颜静之的下巴,“我最讨厌被人威胁了。”

其实颜静之也在害怕,他吃不准席璟臣的心思,却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道,“我知道你讨厌被人威胁,可我也不喜欢被人诬陷,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不会做。席璟臣,看在我爱了你那么多年的份上,不要让我背这次的黑锅,以后你想要怎么样都随便你。”

“怎么想到要离婚?”席璟臣突然问,颜静之忽而一怔,“什么?”对上席璟臣那双深究的眼眸,她别开眼,心里苦涩一笑,“吃够了苦头,认清了现实罢了!”

“什么现实?”他又一次发问,这恐怕是他们结婚三年,重生一世之后他第一次跟她说上这么许多话,却是因为这样的情形。颜静之愈发的冷静下来,“你不爱我的现实,你想拿我出去交差对我动用手段的现实,还不够吗?”

“姐,要不是因为你做错事,姐夫也不会让人这样对你!”颜静雅突然出声,“就算你说不是你做的,但是你有证据吗?”

“不是我做的,我能有什么证据?”颜静之怒吼,愤怒的瞪着颜静雅。不管是前世还是现在,颜静雅还真是无时无刻不想让她背黑锅,无所不用其极的陷害她。“那你们呢?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做的?”

“那天,你去了公司,还去了姐夫办公室。”颜静雅道,“这就是证据。”

“你怎么不说你也有问题?你难道没有去过席璟臣办公室?”颜静之愤恨的看着颜静雅,“你们就因为这个将我定罪?席璟臣,我是你妻子,你觉得我会做这些对你不利的事情吗?”

“姐,谁知道你的,你每次做事都不过脑子。”

“闭嘴!”颜静之浑身都疼的厉害,偏偏颜静雅还在搅局。

席璟臣睨了颜静雅一眼,淡淡地目光带着冷漠,“谁让你对她用刑的?”

“妹夫,我……”颜静雅没想到席璟臣居然会这么说,一下子吃不准席璟臣的举动,“我姐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吗?她就算做了也死不承认,所以我……”

“所以你就对我用这样的手段?”颜静之倔强的从地上爬起来,她捏紧了拳头,一步一步的走到颜静雅的面前,扬起手就要往颜静雅的脸上扇,却被颜静雅挡开了。

颜静之踉跄着再次倒地,却突然笑了。

她低着头,眼底尽是凄凉和落寞的神色。没人知道她为什么发笑,可他们却从这笑声中听出了悲怆和苍凉的意味。

席璟臣那双鹰隼一般的眼落在颜静之的身上,因为她低着头,席璟臣并不能看到颜静之的正脸,却见到她疲惫的倒在地上,眼泪滴落在手背上,莫名刺目。

原来,对她用了这样的手段,并不是席璟臣的意思吗?

可就算不是,跟席璟臣也脱不开关系。

“席璟臣,我没办法证明不是我做的。但是我曾经那么爱你,你相信我会背叛你吗?”她胡乱的抹干了眼泪,爬起来,再次看向席璟臣,“你相信吗?”

“曾经?”他拧眉,似乎很不喜欢从颜静之口中听到这两个字。

“是啊,曾经!”她曾经有多爱他,就有多悔恨。

她大好的青春年华就葬送在了这段单恋的婚姻当中,吃过上辈子的苦就已经够了,这辈子她不会再傻兮兮的恋着他了。

她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对他怎么样,那就彻底远离他,“在你一次次疏离我,不信任我,甚至任由别人欺凌伤害我的时候,我就已经不爱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