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白朵朵穆子懿

时间:2019-02-11 19:36:15来源:百田阅读

白朵朵穆子懿小说

《第560章 鄙夷所思》出自我想静静的小说《白朵朵穆子懿》,《白朵朵穆子懿》无错版章节《第560章 鄙夷所思》免费阅读就到在线小说网。

何西凡踢了一脚林强,确定林强是真的死了,何西凡把匕首从他的身拔了出来,飞溅出来的血液差点溅到何西凡的身上。

何西凡细心的用毛巾将匕首刀身刀背上全部抹掉了自己的指纹。

何西凡有些费力的将林强的尸体放在了汽车前轮,故意用汽车前轮狠狠地朝着林强已经变得有些冰冷的遗体撞去。

很快,林强的尸体就被汽车的碾压给碾压的不成样子了。

何西凡满意的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点燃,吞云吐雾了一番,打着响指走出了监控视频里的视觉盲点区域。

他在地下室找了一圈没有找到白朵朵的踪影,打电话白朵朵也没有半点的回音,何西凡发了个已经甩掉了尾巴的短信,便像是没事儿人一样自己开车回家去了。

没多久,电视上便开始报道了这次的恶**件,由于多次碾压过林强的头部,现场的遗体已经到了几乎不能辨认的地步了。

不管是警方也好还是媒体也好,一直都认为这极有可能是仇杀。

“你说什么?为什么你会在医院里受到袭击?”殷御鸿端着一盘西红柿炒鸡蛋从厨房里走出来。

白朵朵早就饿坏了,已经夹起桌子上的红烧排骨吃了起来。一张小脸瞬间被排骨塞的满满的。

“老是吃红烧排骨怪没意思的,殷御鸿,你有没有想过试试煮一次芝士排骨。

浓郁的芝士配合上你烧的甜辣口的排骨,一定是人间美味。”白朵朵嘴里边说着,筷子却一点也没有停下来过。

其实土豆烧排骨最好吃的不是排骨,而是和排骨一起闷炖在一起的土豆。

吸收了满满地排骨的香气不说,入口是又绵软又细腻,只是吃一口酒觉得仿佛来到了天堂一般。

“你少给我在这里岔开话题!我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我呢!说,为什么你会在车库遇袭!”

殷御鸿将手中的菜放在了桌子上,装菜的盘子是殷御鸿精心挑选过的,盘子边沿上有着一圈花边,正好是西红柿的样子。

白朵朵夹了一块被满满地番茄汁泡过的嫩黄色的鸡蛋送进了嘴里,“吃饭的时候能不谈这些吗。”

“不能!”殷御鸿一脸严肃,白朵朵简直担心下一秒他是不是就要上手把她的饭碗给夺走了。

白朵朵连忙戒备的把饭碗往自己的怀里藏了藏,于此同时还不往夹上一块排骨。

不过她的动作到底还是晚了一步,排骨被殷御鸿抢先端走了。

“你再不说我就把这盘排骨倒进垃圾桶!”

殷御鸿以美食威胁着,倾斜着盘子,眼看那些被炖煮的酥烂的排骨就要被扔进垃圾桶了,白朵朵那叫一个心痛啊!

“好嘛,好嘛!你说让我说,我就说咯。”白朵朵恋恋不舍地放下了筷子,视线却是一刻也没能从红烧排骨上转移。

“事情很简单啦。就是我去接何西凡出院的时候,何西凡说车停在车库,我就说要陪他一起去拿啊。结果在车库里忽然有人朝我们掷了一把飞刀过来。当时真的好惊险啊,那飞刀就擦着何西凡的脸过去的。你都没有看到,那飞刀直接被插进了车门里面,要不是何西凡垫后,我都不知道怎么不能逃出来呢!”

白朵朵说得倒是眉飞色舞,显然完全没有把这一次的袭击放在了心上。

“你说你陪着何西凡一起去地下车库拿车?之前是没有打算去拿车吗?”

白朵朵将嘴里的饭咽了下去,“那也不是,何西凡让我在大堂里等着我觉得无聊,临时起意才说要陪他去拿车的。”

“去的路上你有发现有人跟踪你们吗?”殷御鸿一下子就问到了问题的关键之处。

白朵朵毫不犹豫地一阵猛摇头,“那家医院你又不是没有去过,地下车库是和医院里的电梯连在一起的。除非是从车库外面进去的,否则要进车库的话,必须要走电梯的。那时候好像就只有我和何西凡是去地下车库的,另外的几部电梯都是向上走的。”

“那这么说,那个伏击你们的人,从一开始就埋伏在了地下车库里?他怎么会知道你一定会来取车呢?这不是说不通吗!如果是为了想要刺杀你的话,不是应该要确保你不会逃走吗!”

不知怎么的殷御鸿总是觉得这一次的袭击好像哪里怪怪的,但是他又说不上来是哪里奇怪。

白朵朵耸耸肩膀,趁着殷御鸿不注意的时候又偷偷夹走了好几块排骨,这种偷着吃的感觉比平常吃还要香。

白朵朵是一脸来自胃被慰藉后的满足感。

“不太清楚。我感觉我逃走的时候,除了有过一次飞刀袭击我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袭击了。而且一直都没有人跟着我,防止我逃跑。我猜想难道袭击我的人只有一个或者两个人?他们怕对付不了何西凡才没有来追我吗?”被殷御鸿一提醒,白朵朵也觉得奇怪起来。

主要是白朵朵的胃被填饱了,这大脑就知道怎么运转了。

“那也不对啊!你才是主要的目标。你跑了他们没有道理要留下来和何西凡争执啊!一直以来那个组织的目标不都是你吗?有那个杀手组织会放弃自己的目标不去追,而是去管碍事的人的?没有这种操作啊!白朵朵,你不觉得这件事情好像越来越奇怪了起来了吗?”

殷御鸿摸着下巴,怎么都觉得不对劲儿。

白朵朵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对殷御鸿道:“你要是这么说的话,第一次飞过去的飞刀好像是冲着何西凡去的。当时何西凡说不记得把车停在哪里了,后来我们就兵分两路了。我一个人行动的时候有很多机会可以掳走我甚至是刺伤我的,但是并没有行动。后来何西凡说他发现了车的位置让我过去,我过去之前就看到有人在暗处扔飞刀了。”

“按照你这个说法,我怎么觉得这次的袭击好像针对的人并不是你,反而像是何西凡呢?你到底有没有看见过袭击你的人啊?”

白朵朵迟疑了一阵子,“你这么说,好像是这样。好像这次的人是专门去袭击何西凡的。在看到我之后才发了个飞刀,但是那个飞刀的准头和对付何西凡时的准头完全不一样啊。难不成是因为何西凡接了杀我的密令却没有去执行惹怒了别人吗?”

除此之外,白朵朵也想不到其他的可能了。